莫小膜

予我自由

考完试来一个随意的摸鱼,来自学生党的怨念ˊ_>ˋ

若有来世,我不再是身无所依的恶鬼,你不必是杀伐果断的君王,可否与我,浪迹天涯?


萌新手绘,纸比较薄有些透墨啦,喵喵喵。。。

何枝可依(接上篇(。ì _ í。))

叁·(酒吞视角)
『京都环山。
大江山有鬼王,狡猾冷血,嗜杀成命,名曰酒吞 童子。』

本大爷是这大江山的鬼王,方圆七百里,无人可敌。
人皆为我狡猾冷血,切,人类真当不会自省。

『酒色叫嚣间,忽逢旧时友。
白发惹人目,金眸醉人心。
此时不胜酒力,终是一醉。
世间情命已自定,难为心所改。』

呵,又见到他了。
一如既往的愚蠢啊,茨木。
本大爷已经不想再做你的挚友了。
但这回,这命这心怕是连本大爷也改不了了。
毕竟,
你那么爱他。

『阴间颠阳界,狂气难缠绕。
命中终须有,伤心又能如何?
不过情难自禁,命途多舛。』

就在茨木的鬼爪穿透大天狗身体的那一刻,
本大爷本来可以救下大天狗,
但,
他拥着他的样子太碍眼,本大爷完全不想帮他。
茨木啊,和本大爷一起尝尝吧。
思而不得的烈酒。
呵,一杯即醉。

『狂气难消散,执念无可置。』

吾乃酒吞童子,
冷血狡猾者。

何枝可依

·看到自家狗子被酒吞茨木怼死之后的产物。。
·迷吞总的还是注意避雷。。
·私设如山。。

————————————————————————
壹·(狗子视角)
『京都环山。
爱宕山有天狗,名曰大天狗。
生而得黑翼,以羽为刃,以扇为鞘。
立于暴风之巅,持无人可及之力。』

吾乃大天狗,爱宕山神明,千百年来,论妖力,无人出吾之右。见吾羽翼者,死。
人与妖皆诡诈多谋,不可信。吾并非护佑神明,吾生而为大义。
直至,他出现。

『千百岁时,见一白发大妖,嗜战至极。
黑底鎏金瞳,清碧湛蓝眸。含笑而视。
清风扶鬼气,流苏戏黑羽。』

吾本已无心,却见那眸中映入的容颜,是吾。
他的眼中,只有吾。
黑金的眸子,恰到好处的邪魅。
是了,动了情。

『阴间大乱起,清风无所依。
黑羽化狂刃,鬼气化黑焰。
心本无情,奈何有意?
黑翼堕为尘,清风永不再。
鬼气染伤逝。』

如果,命中注定,吾与汝只有分离。
吾不惧命运。
“茨木童子,来吧。”
他眸中再无嗜战之意,只有失望与不甘。
还有吾。
吾不会躲开。
吾从不惧命运的约束,
但为了汝。

『血染爱宕林,神明无所在。』

————————————————————————
贰·(茨木视角)
『京都环山。
大江山有鬼将,名曰茨木童子。』

哼,懦弱的人类,吾乃人心所化恶鬼。
吾名茨木童子。
但在吾仍是人类幼子时,曾信仰神明。
幸运的是,吾见到了神明。
生得黑翼,碧瞳如晨星。
……
不料,今日又遇见那风华绝代的神明。

『化作恶鬼,却见神明。
嗜战者终有心。
黑羽映眸久不出,金发入目难相忘。』

果真,那神明忘记了吾。
但吾却看见了他眼中坚冰的融化。
也好。
不必独尝相思之苦。
吾唯一的神明,一直伴吾左右。

『时已定命,可怜有心。
阴间大乱,
恶鬼有情,神明反是负相思意。
鬼手出地狱,黑羽堕于泥泞。』

为何汝要站在吾对面。
吾从不信命。
“大天狗,为什么?”
为何要让吾想起,为何汝让吾有心?
为何
汝不躲开?

『鬼气毕散尽,空林无人守。』

到头来,还是吾独尝相思之痛。

徘徊

徘徊

-be慎入
-萌新发文,喵喵喵(•̀ω•́)✧
-有角色死亡
-茨木视角
-ooc

喵喵喵--------------------------------------------

我听不见你在说什么。
耀眼的八歧妖光撒在他渐渐模糊的身体上。他唇齿开合,湛蓝的眸子染上一丝笑意。
求求你,不要离开我。
我只能用鬼手捞上那最后一点碎片。可它从指间溜走了,只告诉我:
从此,世间再无大天狗。

好痛苦,谁来救救我?
绝望的黑焰从地脉中燃烧而起。
冷眼注视着八歧黑焰中挣扎。
血红的怨灵从地底爬出,跪在我的脚边:
“大人,大人。。。”
我看见比丘尼近乎僵化的表情:“你是。。。鬼之魁首?”
是你们,是你们害死了他。陪葬去吧,渺小的人类。
“吾乃鬼之魁首,汝等为吾,斩杀那些人类。”

樱花又开出了重叠的血瓣。恶鬼斜倚在枝干上,手中持着一只灵笛。
隐约有风吹来,带来了他的呢喃。
“茨木,汝亦吾之大义。”

徘徊,落寞,疯狂,愁怨。
复徘徊。